绝缘棒

新闻分类

两会发声丨李为民代表:再提将低剂量螺旋CT筛查早期肺癌纳入医保,关键在于国家谈判降价……为何一份议案递交了几年,我想讲讲心里话

两会发声丨李为民代表:再提将低剂量螺旋CT筛查早期肺癌纳入医保,关键在于国家谈判降价……为何一份议案递交了几年,我想讲讲心里话

发布日期:2021-03-08 作者: 点击:


 冬雪凝 呼吸界 


「从2018年起我就提出这个建议,现在依然要提,因为我们已有成功经验可循,要想将它纳入医保并真正保质保量起到作用利益于民,可行性的关键在于必须采取国家谈判降价」「建未来医学城、医学创新高地这个想法看似宏观,但已有足够能力去实现」……3月3日上午10点多,结束最后一天隔离的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正匆匆赶往机场。尽管时间紧迫,但李院长仍用了近一个小时接受了《呼吸界》记者的独家专访。


普通胸部X线体检、经费困难、基层服务能力不够是肺癌早诊的三大难题




一份议案我递交了几年,为什么仍要递交?在谈之前想先讲讲心里话:我在长达30多年职业生涯和临床实践中,一直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开展研究和努力——肺癌早期诊断。纵观全球,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是日本。日本的肺癌早期诊断率能达到57%,美国才21%,我国不到20%。肺癌早期诊断是决定患者5年生存率的关键,全球早早期肺癌能达到90%-100%的5年生存率,但晚期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约为5%。我们知道,肺癌的最大特点是早期无症状,一旦有症状,比如咳嗽、胸痛或者呼吸困难,常常已经到晚期。因此需要通过筛查发现无症状的早期肺癌患者。目前,世界各国都推荐利用低剂量螺旋CT进行肺癌筛查,但不同国家筛查的高危人群不同。欧美国家多将55岁以上、有重度吸烟者纳入低剂量螺旋CT肺癌筛查,因为欧美国家认为85%的肺癌与吸烟相关。但我国情况不同,我国肺癌有年轻化趋势,50岁以下的肺癌患者比例不断增加,非吸烟(其中包括被动吸二手烟、三手烟)的肺癌病人超过40%。无论从年龄还是危险因素来讲,我国肺癌患者的特点都与欧美国家不同。因此我国提出40岁以上、同时具有任意一个危险因素(包括吸烟、职业暴露、肺癌家族史、慢性肺部疾病史),都属于肺癌高危人群,都应纳入低剂量螺旋CT肺癌筛查,这是一个大前提。


如果说这个大背景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一直触动着我,接下来的这两件事就是让我坚定信心要做肺癌筛查的原因:其一,华西医院在2014年开始对职工进行筛查,结果在当年就发现了27个早期肺癌。这件事我印象极为深刻,震撼至今。其二,从去年底到今年初短短两三个月,我们华西医院某科室,又有2位年仅30多岁的医生自己做体检发现了早期肺癌,我再次受到了极大的触动。我想我身为全国人大代表,一定要把好的、有效的、早期发现肺癌的途径让全社会都来关注,让所有民众都来关注。做好了,这将是一件利国利民、利于每个家庭的事。


但是如何去做好肺癌筛查?我也非常清醒地看到了目前我国在肺癌筛查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第一,民众对肺癌早期诊断、筛查方法等健康知识比较缺乏,很多人体检仍然选用普通胸部X线摄片。现已证实,X线摄片不能降低肺癌死亡率,其在肺癌早期诊断中的作用已被否定。但现在很多地区、很多单位仍选择胸部X线摄片体检。


第二,经费困难。仅看成都地区,三级医院行一次胸部CT检查仍需要250元,二级医院相对低一些。但用于肺癌筛查,这项经费支出是亟待解决的瓶颈问题;


第三,基层的服务能力不够。民众不可能全部到大医院筛查,大部分在就近的基层医院就诊。即便做了低剂量螺旋CT,也并非每个基层医疗机构都能发现早期肺癌。


国家谈判降价、筛查和阅片报告分开谈判、在医联体基础上建更精细化的分支「信息技术支撑的健联体」……我们有全套成熟经验


鉴于此,「建议把低剂量螺旋CT肺癌筛查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是今年上会我必须再次提交的议案。几年来我反复重提这个议案,实际上这份议案内容也是我2018年获得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以及2020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研究内容之一。我反复分析,我们也一直在实践,现在来看已经很清晰很透彻,我们有全套成熟的方案和经验去应对和解决:


首先,低剂量螺旋CT肺癌筛查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后,若按照目前的收费标准,医保基金仍然难以解决实际困难,因此我建议采用国家谈判的方式推动降价。举例:我们知道,一个药品上市后,比如最初为1000元一盒,要列入医保,进入国家谈判后,立即就能降至100元甚至80元,这是非常利国利民的事。我们也完全可以采用「国谈」的方式降低肺癌筛查费用,若能降至80元甚至50元,则完全可以达到普及化。虽然筛查的量看似很大,但被筛查的大部分人是正常的,只有少部分人会有问题,因此筛查的工作量完全可以承担。


如何确保筛查的准确性?解决这个问题是关键。要把机器筛查与人工阅片、出报告的费用分开谈判。分开谈判的目的是由基层医院做CT,由三级医院、有条件的医院、技术力量强的医院阅片、出报告。因此,就要建立一个健康联合体(健联体)。现在我们常常讲医联体,以前所建的医联体谈的是病,针对某一个病形成一个联合体;而对肺癌筛查,就要形成从上级医院到基层医院,再到社区的「健联体」。同时,健联体需要信息技术支撑,实现基层医院做的CT能够传到上级医院,由上级医院出报告。如此既可使工作量得到分摊,也可解决技术问题,更能让筛查质量得到保障。这个方案是经得起时间推敲的。华西医院在20多年前(尤其近10年来)就一直坚持在肺癌筛查和早期诊断方面运用这种健联体创新模式,目前华西医院的肺癌早筛早诊水平能够达到或接近日本水平,进行外科手术的早期肺癌患者比例也与日本接近,能达到60%左右。过去,我们将它以研究的形式试点,现在看来,这套方法是成熟、有效的,因此一定要把它推广到全国基层,使更多老百姓受益。


成都要建未来医学城、医学创新高地,这个想法看似宏观但已有足够能力去实现,更加有利于推进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



今年我要提的第二个议案是「建议在四川成都建未来医学城,建设医学创新高地」。这个想法看似宏观,但事实上我们已有足够能力去实现。


为什么要建?有什么好处?首先是服务国家战略需要。总书记提出「十四五」时期加快科技创新的迫切要求,以「四个面向」指明科技创新方向,其中一个面向就是人民生命健康。那么,高端医疗服务、高水平创新研究和高端人才培养就至关重要。我们需要在成都建立未来医学城,并将其作为医学创新高地。这样一是有利于推进面向健康的科技创新;二是支撑成渝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之需;成都有川大华西的创新基础,完全有能力支撑建设未来医学城。华西医院集聚了从原创分子靶点发现到新药筛选、创制、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上市后评价的整个创新药物创新链和服务链;华西医院连续11年综合排名全国第二,同时科技创新连续7年排名全国第一,可以为未来医学城提供强大技术支持。


建设的重点内容包括五个方面:


一、支持建设国家医学中心。该中心的建设目标是世界顶尖的医学科技创新高地和高端医学人才培养基地,形成国家医学综合中心;同时针对西部地区高原地域特征,建设高原医学中心。把该中心打造成国际一流的疑难复杂疾病诊治中心,使其成为世界或全国疑难重症病人的目标地之一。 


二、支持建设国家前沿医学与生命安全国家实验室。过去涉及人民生命健康「卡脖子」的诊断、治疗及医学研究一直依赖于进口技术,包括高端医疗器械、大型质子、重离子及精细化检测设备等。希望通过建立未来医学城,面向人民健康重大需求,可以在这些关键技术研发方面能有所突破;且布点在西部,固定在成都,有利于实现国产化。


三、支持建设西部人类遗传资源库。西部地区民族较多,需要把临床资源、生物样本和遗传资源数据库建立起来,成为国家资源、国家战略。


四、支持建设P4实验室。实现高等级烈性传染病致病微生物的分离与鉴定,同时有能力进行致病机制的研究及防控相关产品的研发;


五、支持建设创新药物及高端企业产业创新中心。比如精准医学产业创新中心,这些建设布点在西部,依托成都扎实的基础和前沿创新能力,促进高端产业的发展。 



封面图来源:新华网

采写编辑:冬雪凝;音频制作:刘旋;排版:Jerry


本文网址:http://www.sws-bj.com/news/474.html

关键词:

最近浏览:

  • 在线客服
  • 联系电话
    13911863501
  • 在线留言
  • 在线咨询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