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棒

新闻分类

涉贿赂款累计超2500万元,GE医疗器械5年涉45次贿赂案

涉贿赂款累计超2500万元,GE医疗器械5年涉45次贿赂案

发布日期:2021-03-08 作者: 点击:

涉贿赂款累计超2500万元,GE医疗器械5年涉45次贿赂案

“GE的一些医疗器械是交给地区代理直做的,这一块出事也比较多。”一位曾从事GE医疗器械设备销售的人士张生(化名)向健康

时报记者透露。健康时报记者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不完全统计显示,5年以来,江苏、江西、宁夏、四川、安徽、湖北、福建等多地

涉GE产品中医疗器械设备的贿赂案达45起,涉及的采购医疗器械设备款项累计近亿元,涉及贿赂款累计超2500万元。

GE,即General Electric Company,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据GE网站显示,GE医疗集团隶属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从1979 年开始在中国

开展业务,业务范围覆盖医学成像、患者监护和诊断医疗器械设备等领域。根据GE医疗集团年度财报显示,2020年其在中国的营收

超20亿美元。



招标内幕:
打招呼、请关照,
医院多个环节都要照顾到
据健康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与GE医疗器械设备相关的45起医疗贿赂案中,90%以上与三甲医院的招投标或采购有关。

曾从事GE医疗器械设备销售的人士张生(化名)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医疗器械代理商要打通关系,比医药代表要复杂很多,特

别是在公立医院。医院院长可能更注重产品是否能够帮助医院拓展业务、提高知名度;设备科可能会注重产品的安全性、产品的

性价比;临床医生更加注重产品的实用性,是否适合在临床上应用。“所以,得找准关键人,也即对是否购入某款设备有最终决

定权,设备科还负责谈价格谈回款,但是他所谈的又不是最终价格;许多院长会在最后插入价格谈判,这里也要会拿捏跟院长谈价

格的度,这个链条中间可谈的空间很大,要看你会不会把握了。”张生说。

2020年12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四川省攀枝花市仁和区人民法院《伍文霞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攀枝花市妇幼保健院特

检科原主任伍文霞供述,其与美国GE四川攀枝花的销售经理朱某2014年左右在超声学会开会时认识。“2015年,特检科超声仪器陈

旧,需要购买一台新仪器。在购买仪器之前,朱某来医院找过我,我告诉她我们有计划要买仪器,朱某说请我们考虑GE的机器。”

据伍文霞供述,“我们通过科室调研考察后,基本上确定想买GE的仪器后,我在成都开会时又见到朱某。我告诉她我们基本确定要

GE的,大概就选中S8,然后朱某就告诉我这个仪器基本上都是200多万元,我要求朱某要价廉物美。她说只要能成,就能保证给我

20万元的回扣,如果比较顺利,他们利润空间比较大的话,可以多给我2万元,给到我22万,我同意了”。

伍文霞所说的朱某,2008年至2015年5月任职于广州市海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为该公司销售人员。据判决书显示,GE指定该公司在

四川省广安、成都、攀枝花等二级(包括二级)以上医院的超声科、妇产科等作为GE超声全系列产品的授权分销商。

“我们是GE的四川总代理,我们不直接对医院进行销售,是将GE的仪器授权给代理经销商来销售,由代理经销商负责投标、销售,我

们总代理负责售前售后工作。”朱某在提供的证言中指出。

“我们的采购申请上报审批下来后,设备科通知我们科室报参数,我要求设备科把GES8的参数发下来给我参考,我们在报参数的时候

主要引用了S8的参数,推荐的就是GES8。”伍文霞称。

据GE网站显示,GES8,为GE旗下超声医疗器械设备的一种型号。2015年3月,攀枝花市妇幼保健院委托四川国际招标有限公司对该设

备采购进行公开招标,GES8以228万元中标。

健康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江苏、江西、宁夏、四川、安徽、湖北、福建等多地的判决文书中,都不乏GE医疗器械设备的身影。

2020年12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332易利华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党委

书记、院长易利华,2018年8月10日因涉嫌受贿罪被查。随着案件的审理,GE医疗器械设备又一次被牵涉其中。

“2000年左右,与易利华认识,后交往较深。之后通过易利华的关系在无锡二院做了不少业务,主要是医疗器械设备和耗材,分两块

,一块包括GE的放射及监护设备,是以通商国贸公司和国药江苏公司的名义做;另一块是以中间人身份从中帮助厂家牵线搭桥,向二

院销售大型设备拿佣金,包括GE核磁共振等。”证人张某甲的证言笔录证明。

“因为易利华是无锡二院院长,在医院采购设备方面有决定权,无论前期产品介绍、考察论证、商务谈判易利华是否参加,设备科都

需要将有关情况向易利华汇报,并由易做决定,二院在委托招投标前,经易利华决定就已经确定了采购的产品,招投标只是走个过场。”

证人张某甲证言。

一位医疗器械领域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虽然近几年反腐力度很大,但医疗方面的腐败曝光很多都是实名举报,仅仅是医疗

反腐的“冰山一角”。医疗器械的腐败往往大于医药腐败,每一单额度都较大。

权钱交易:
为顺利采购GE医疗器械,
涉及累计贿赂款超2500万元

招投标内幕背后,则是频繁的金钱往来。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说,“医疗器械的业务员或代理商跟医生打交道,自始至终都在下套。大部

分医生都是不知不觉一步步进入业务员的圈套,最终无法自拔。业务员的套路、诱惑手段很多。权钱交易、常年吃喝是基本手段。”

攀枝花市妇幼保健院特检科原主任伍文霞供述中回忆,“2016年左右,我到成都参加一个会议,去之前跟朱某说我要去成都。到成都后

的一天,我约朱某在我哥家见面。朱某到我哥家后,把装钱的口袋放在客厅沙发旁边的地上,跟我说这是买机子的回扣钱,22万元。我

没有推辞,收下了钱。”

健康时报记者根据已公布的判决文书不完全统计发现,涉贿的GE医疗器械产品近亿元,涉及贿赂款超2500余万元。GE的多个代理商为销

售其产品,其行贿对象包括:卫生局领导、医院院长、影像科主任、采购科主任、心内科主任、器械科主任、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乡镇

党委书记等等。这其中,贿赂的主要目标为医院院长、副院长,数量多达25名。

泰州市某医院影像科原主任顾广红在司法机关供述:“2009年上半年一个周末,在汽车内收受GE公司16层CT机代理商张某所送人民币

50000元。印象中,当时坐在汽车的中间一排,张某坐在驾驶座上,并说做的CT机生意如果成功,会给200000元,希望能好好帮他。

说完后,张某从副驾驶座位上拿了个黑色塑料袋。回去后打开发现袋子里是现金人民币50000元。”

之后,顾广红同意张某代理的GE16层CT机作为医院影像科引进设备的备选方案,并参加了设备科组织的考察调研。

2020年8月13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余锡盆受贿罪一案刑事一审判决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被告人余锡盆利用其担

任中山市古镇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的职务便利,先后两次为中山市仲景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承接中山市古镇镇医院(后更名为中山市

古镇人民医院)CT、MRI(磁共振成像系统)等医疗设备采购项目提供帮助,收受该公司陈某颖给予的160万元人民币。这其中又涉

及到GE医疗器械设备。

据仲景公司股东、经理、执行董事何某芬的证言,为了中标古镇镇医院CT设备采购项目,陈某颖代表仲景公司去找时任古镇镇党委

书记余锡盆帮忙向时任古镇镇医院院长黄某标打招呼。在余锡盆帮忙打招呼后,黄某标答应将该项目交给仲景公司来做。仲景公司

了解到古镇镇医院倾向于购买GE生产的MRI设备,于是联系GE MRI设备在中国的代理商深圳市某某通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合作。

何某芬在证言中表示:“如果没有余锡盆打招呼,仲景公司及其合作方深圳市某某通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不一定能中两个标。”

2019年5月28日公布的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人杨银学受贿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宁夏医科大学原党委委

员、副校长,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杨银学2011年至2015年先后三次共计收受宁夏科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尹某某

给予的现金20万元、价值35.95万元的黄金两块),给杨银学提供的银行账户转款40万元,为该公司在医院采购GE彩超等医疗器械及支

付设备款提供帮助。

“之所以要给杨银学送上述20万元现金和价值35.95万元的两块金条,一是希望得到杨银学的帮助,能长期持续给宁医大总医院供应GE

彩超等医疗机械;二是为了能够及时回笼尹某某公司的设备款。”宁夏科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尹某某在证言中指出。

分成诱惑:
必须确保一台GE设备中标,
中标就给5%~8%的提成

为什么有些医院招标或采购价格有时会高于市场价?上述资深业内人士指出,拿回扣!“如医疗器械业务员报价45万,而出厂价为38万

,但医院采购价达60万。医院以市场价或比市场价更高的价格采购(中标),这个中间差价,是自己拿还是贿赂打关系,全由销售员决定。”

2020年9月29日公布的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罗建国徇私枉法罪刑事二审裁定书》显示,杨某经嘉禾县人民检察院原司机介绍认

识了时任嘉禾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罗建国,请罗建国帮忙让其代理的GE彩超产品中标,并许诺在项目成功后给予罗建国产品销售

额5%~8%的提成。由此,罗建国要求医院采购彩超项目上须确保一台GE的设备中标。

“吃饭的钱是我买单,饭后我找机会和罗建国单独说:罗哥,嘉禾县人民医院彩超项目的事情你多多关照,看我能不能直接参与这个项

目,事成之后,我们公司会给予销售额的5%~8%的奖励,我会把这部分奖励给你们。”杨某在证言中回忆。

根据判决书显示,2018年3月,GE的彩超设备以248万元的价格中标嘉禾县人民医院的彩超采购项目。

2020年7月30日公布的四川省仁寿县人民法院《王建民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王建民利用担任眉山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和眉山市

人民医院院长职务之便,在药品及医疗器械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中又涉及到GE医疗器械设备。证人朱某证实,她代表广州市海

恒公司在医院做GE超声医疗器械设备技术推广,从2010年至2013年,她与汪某二合作通过汪某二找市医院院长王建民做工作,以海恒公司

的名义向市医院出售十余台超声设备,经结算后给汪某二利润分成200余万元。

专家建议:
医械授权代理销售是受贿高发地,
呼吁建立规范的医疗器械推广体系
据健康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与GE医疗器械设备相关的45起贿赂案中,大都由GE的代理商参与其中。

中国裁判文书网判决文书证实,GE的设备委托经销商经销,经销商挣取中间代理费。“一些跨国医疗器械企业往往会让许多小公司作为经

销商或者代理商,这个区域是贿赂高发地。”上述资深业内人士透露。上海至合律师事务所医疗领域事务专员张玮颖律师认为,许多医疗

器械生产企业为方便销售,都会在全国各地授权经销商,医械授权代理模式可以说是医械领域贪污受贿的原因之一。

北京市鑫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展曙光律师认为:“受贿者与行贿者大都采用私下一对一形式,且医疗领域行贿者大部分是业务员、行贿

数额分散。而受贿者往往身居高位、受贿金额较大。行贿者不追究,更别说行贿者背后的厂家和企业了。但没有行贿哪里来的受贿,不打击

行贿者或打击力度不够,实际上就是纵容。”

张玮颖认为,近年来打击医药领域行贿受贿的力度不断加大,但此类案件屡禁不止的原因主要有市场管理体制尚不健全,监督体制不到位等

。因此建议在依法查处违规医务人员同时,也应加大对违规企业的查处,通过一系列制度建设建立规范的医疗器械推广体系。

2020年8月28日,国家医保局印发的《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规定,今后医药企业在定价、投标、履约、营销等

过程中,出现给予回扣等失信行为,以牟取不正当利益的,纳入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范围。

曾从事GE医疗器械设备销售的人士张生说:“医疗器械行业目前趋向于正规化,价格空间其实越来越透明。”
责编:王真
主编:徐婷婷
校对:谭琪欣
来源:人民日报


本文网址:http://www.sws-bj.com/news/470.html

关键词:

最近浏览:

  • 在线客服
  • 联系电话
    13911863501
  • 在线留言
  • 在线咨询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